辽宁麻将飘和|辽宁麻将下载官网
您的位置: 文學天地 > 正文

香椿溝一念

2020-01-10 11:16:09來源:濟源網-濟源日報責任編輯:李亞紅

  在香椿溝,與店家梅兒說起村名的由來,她說村名不僅是因為香椿溝的香椿樹多,更是因為香椿的品質好。至于品質如何好,她只是簡單地說好吃。就這好吃二字,就足以讓我對梅兒刮目相看了。她的潛臺詞應該是,香椿溝的香椿色紅味香,視之色秀,品之生香,余味悠長,或不止仨月吧。當下,雖不是吃香椿的季節,但這被當地人稱為紅油香椿的極品美味卻是個念想,為以后再次造訪香椿溝埋下了種子。

  冬天的山,灰禿禿的,雖山勢仍然惹人注目,但總讓人覺得蕭索。在去香椿溝的路上,初次去的人自然渴望對香椿溝有所了解。就說這個梅兒吧。有人說梅兒是個單身女人。荒山野嶺的,一個單身女人開著一家店,是夠不容易的。見到梅兒,感官素描出的是一個微胖身材、圓乎乎臉盤的頗顯精干的中年婦女模樣。她一邊招呼大家,一邊操持著手中的活兒,風輕云淡,讓人看不出有更多的故事。因為一路上大家的種種猜想,我便不自覺地將那些猜想拿來與她比對。來過的同伴,在路上就給她打電話訂了飯——是素燜小米飯(與獾肉小米飯相比,葷素之間,每個人只是10元20元之差,反正都是管飽的)。大家盛好飯,便端著碗到麥場邊上一字排開,坐在平躺的一根大樹樁上,邊曬太陽邊吃飯,閑扯之間,似乎又回到了童年。

  我與山貓抽暇到房間里與梅兒閑聊。她落落大方:名字叫尹素梅。村里人都叫她小梅(隊友一致認為稱梅兒顯得親切,就稱她梅兒吧)。少女時代,她從這個小山村走出去,嫁人,打工,自己做生意,一路故事。顯然,如今的她已不是當初那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世風粗糲,或讓一個原本柔弱的女兒身不得不硬起心腸,挺起脊梁。我打趣說:“是不是你村里過去有一個小名叫香椿的小姑娘?她童年時小臉蛋紅彤彤的,如香椿溝的紅香椿芽兒,后來這個村才叫香椿溝的?”“是香椿溝的香椿品質好呵。”她回答。也許,她并不知道我的用意。說起她回娘家來經營農家樂,我故意問她是不是與愛人一道回來的。她說是她一個人回來的,并不解釋為什么是獨自殺回這個荒涼的小山村來“開疆拓土”。

  回來開農家樂,是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大潮中想成就一番事業,或是僅僅為了謀生,抑或純粹是一種情懷,如《瓦爾登湖》的作者那樣;或者只是一種感情上的背離與重生,抑或一種農家小院的庭院情結……吃飯間的閑聊,突然要思考這么多內容,她自然是應接不暇。在一旁吃飯的山貓,善解人意地把話題回歸到她當初回來開店的背景上:2016年,207國道濟源到晉城段封路大修,這條國道如今已改名為208國道了。這次封路改造,一封三年,圍繞國道做生意的商家或因之而受到影響,不得不改弦易張,另謀生路。或許也是在這種被動的轉型壓力下,梅兒窺到了戶外這個商機——國道封了,但一些戶外活動還是照樣進行。她進一步疏通了這條通往香椿溝的驢行線路,并著手于這個主要服務于戶外驢友的農家樂生意。她應該費了不少周折,才有了如今這樣的局面,可以同時提供幾十個人吃住。幾年下來,倒也還算滿意。

  2019年10月份,208國道通了車,去香椿溝也可以開車走國道從道寶河過來。但從晉豫交界處泊車,過白龍河攀爬上山,到香椿溝吃頓飯,消停一會兒再悠下山,仍是首選的休閑路線。周邊甚至更遠一些的戶外人,似乎約定俗成地享受這種探訪香椿溝的方式。香椿溝屬于三河古鎮道寶河大隊,距離道寶河10多公里。問及她經營這家店期間最棘手的事情,她說是吃水問題,好在鎮上后來在這兒修建了兩個蓄水池,基本上把吃水問題解決了。現在農村大的公共設施基本上都建設到位了,但入村進戶對接處的最后一點點活兒,恰恰是致命如咽喉般的關鍵點兒,否則一些政府投資就接不上民生的地氣兒。她顯然是感激政府的,一個看似很個人的事兒,背后或許都有政府的默默兜底。

  飯后,我們沿著通往道寶河村的公路去觀景臺,據說一路上有觀音堂、定錄、景全、大奎等幾個小村子,而觀景臺在定錄村口。觀音堂、定錄比香椿溝房子多,但都幾無人煙。據說每個小村子都有沿溝而下的山間小路,可以下到溝底出山去,讓人感嘆世上真是阡陌縱橫,交相溝通,有人煙的地方,就有交流。我們到定錄的那個觀景臺是要看大圓圈的。所謂大圓圈,是指208國道的一段立交互通的呈圓形的道路,構圖恰好是一個周周正正的大圓圈。大圓圈,最開始是攝影師鏡頭下漂亮的一組照片,夜景燈光輝煌,輪廓清晰,白天車流涌動,動感十足,遂引起人們好奇——身邊竟然還有如此吸引眼球的交通杰作。其后,再經過攝影師與戶外人等不同途徑不同方式的傳播,大圓圈很快就成了當下時髦的網紅打卡地,讓我等艷羨已久。

  在定錄這個觀景臺上,卻找不到照片上大圓圈的完整身影,只是幾個弧形的片段,穿山越嶺,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雖略有遺憾,但也頗為震撼。后來,我才知道那些大圓圈照片或是從龍門那邊拍攝的。時下來香椿溝,很多人是沖著看大圓圈來的。雖然梅兒的小店也要光顧,小米飯、撈面條都挺香的,但是大圓圈有意無意間確已豐富了這里的人文景觀。梅兒說,觀景臺不知是誰投資修建的,但大圓圈附近一條下山的路,是她父親用一個冬天的時間才修通的。香椿溝有今天的戶外人氣,梅兒應該功不可沒。

  這次走的是一個環線。停車于晉豫交界界牌處,再折返近千米,從西側上山。梅兒說長嶺自古是條龍山,山勢陡峭。果然,我們一入山便發現山勢急遽拔高,如此回環三番,一兩個小時就過去了。當我們與周邊如桶壁如龍頭一般的山峰比肩而立時,香椿溝的房子就漸次越過山頂的林梢,映入眼簾。沿途有幾個天然形成的由凸出的巖層錯落疊加而成的觀景臺,我們便停下來拍照,一邊休息,一邊欣賞雄偉的山勢——是可以拍出一些或險絕或獨特的絕佳照片的。冬天的北國,太行山光禿禿的,沒了樹葉的遮掩,山的骨架就充分顯露出來,如酒后男人吐露的真話,是瘦硬的,是高聳的,是竣厲的,是偉岸的,是蕭索的,是隱忍的,是醞釀著春天的故事的。

  最陡的一段叫龍脊,有幾處直上直下,十分險峻,堪比嵩山。玉樹說,這幾處崖壁原來只是勾著根拐杖般的樹枝,作為驢友上下的憑借,現在崖壁上已固定了鐵絲捆扎的簡易木梯子,看木材上冒出的新茬,料想木梯應該搭成沒多長時間。即便是搭著梯子,但幾乎垂直得沒了斜度,掛在懸崖絕壁上,依然讓人心驚膽戰的。人間的事兒難兩全,爬大山,想沒有一點兒風險,很難。就像那些年的長江黃河漂流、雪山冰川登攀,怎么能沒有風險呢?風險常在,規避的唯一秘訣永遠是小心再小心,周全再周全,而不是把自己變成溫室里的花兒,花拳繡腿,卿卿我我。大好河山,風光無限,種種的美好里,風險永遠如影隨形。盡可能地規避,少一些諸如許褚赤膊上陣式的生猛,剩下的就盡可交給上天與好運了。

  大家對梅兒有了一些了解,知道了她的一些不易,尤其是對一個單身女人而言。返程途中,我們的話題里,自然都希望她生意好一點兒,以后身邊有一個好的幫手。在紅油香椿飄紅的季節,再相約到這里吃梅兒的香椿炒雞蛋,一半是為放飛身心,一半是為了照顧她哪怕只是一丁點兒的生意或人氣。天無絕人之路,人人都能付出一點兒善念與善行,這世上的美好或者就會如乘數效應般放大并光揚。

  挽個結: 8點30分上山,8點50分至龍脊第一觀景臺,9點10分至龍脊第二觀景臺。11點多,到香椿溝,賞小村風光,然后是梅兒時間、午飯時間、小憩時間……下午1點多返程,近2點到大圓圈觀景臺,隨后由定錄與香椿溝交叉口處下山,近3點到山底國道旁澤州獼猴保護區牌子下,不遠處是凌空橫穿國道的專門給獼猴走的空中通道。

  此行,是2019年最后一次爬山,于12月29日。(劉帆)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