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麻将飘和|辽宁麻将下载官网
您的位置: 文學天地 > 正文

年味碎碎念

2020-01-06 17:46:47來源:濟源網-濟源日報責任編輯:李亞紅

“婆婆,您多保重,我和媽媽再抽時間回來看您。”因擔心下雪,高速公路禁行影響上班,外甥一家和大姐不得不提前一天啟程回京了。盡管94歲高齡的老母親熱淚盈眶,千般不愿,可最終還是理智地揮手告別。我知道,老母親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期盼。

年,就這樣在歸心似箭的游子們的熱切期待中,在父母妻兒的望眼欲穿中,在時光的悄然流轉中,靜靜地來,而又悄無聲息地漸漸離去。但是,縈繞于心頭的那份莫可名狀的年味卻久久揮之不去。

歲歲有年,年味卻歲歲不盡然。不同的時代,不同的人賦予年以不同的內涵。年味,是詩人劉長卿眼里“鄉心新歲切,天畔獨潸然”的失意悲憤之情;是戴叔倫仰天長嘆的“一年將盡夜,萬里未歸人”孤寂凄涼的思鄉愁緒;是王灣“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一路高歌的樂觀向上的生活情趣。

年味,在生活貧困的孩提時代,是我們天天盼、夜夜想吃上的白面饃饃、香噴噴的米飯和唇齒生香的肉肉;是“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的喜氣洋洋;是“前院穿花花,后院耍核桃”的歡天喜地;是“不求見面惟通謁,名紙朝來滿敝廬。我亦隨人投數紙,世情嫌簡不嫌虛”的噓寒問暖;是串親戚時收到的微乎其微的壓歲錢……

然而,今又過年,物阜民豐。人們過年的方式也由過去的忙忙碌碌漸次變成了今天的輕松自在。如今的年味,已不再局限于除夕的守歲、吃團圓飯、看春晚,初一的相互拜年以及后續的走親訪友。吃飽穿暖已不再是人們對年寄予的殷殷期盼,而年味并沒因此而淡化,反而被拓展了廣度。你看,一家家外出旅游,到飯店聚餐,等等。但是,不管過年的方式如何變化,盼望親人團圓熱鬧,祈求闔家平安吉祥的主題亙古不變。于是乎,“有錢沒錢回家過年”。回家過年的路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游子們眼中最美的風景。就因為“回家過年”,再難買的車票、再焦急的等待、再沉重的行李,一路顛簸,歸鄉人都安之若素。

曾經有人這樣說,一張寫上歸期的車票,才是忙碌一年最后的句號。是的,無論天涯還是海角,是貧窮還是富有,你都是父母眼中的無價之寶和心中永遠的牽念。只有踏上回家過年的路,才能感知年味的濃郁香醇。曾經有這么一個故事,他是一位有家庭和社會責任感的商界巨子,更是年邁父母的兒子。可就在他要回家陪父母過年的當兒,一筆頗費周折的幾千萬元的訂單需要他去簽,而第二天竟是大年初一。何去何從?最終,是手機里渴望他回家過年的老母親無意間流露出的哭泣聲震撼了這位錚錚漢子。對,回家——陪年邁的父母過年。掙錢有的是機會,可是陪父母過年的機會確是有減無增。

依稀還記得,去年有這么一位身在異鄉打工的姑娘,為了能和父母親人團聚,不惜幾天幾夜車馬勞頓,輾轉六千里,再徒步十多里,回到大山的老家里——只為吃上爸爸媽媽親手做成的飯菜。這飯菜雖平常,與異鄉色香俱全的美味佳肴無法比,甚至還散發著淡淡的煙熏味,然而她卻依然能夠大快朵頤,如吃饕餮大餐。因為,這裊裊升騰的煙火味中傳遞著絮絮叨叨的母愛和深沉如山的父愛,這煙火味中浸透著游子對家的思念,浸染著親人們的相思。是這熊熊燃燒的火焰照亮了游子歸家的路,是這燃燒的火焰營造出一家人溫馨團聚的快樂祥和。

——走得再遠,不會,也永遠不會忘記回家的路。

年味,是莘莘學子和不甘平庸者的加油站。各大書店里人頭攢動,人們精心挑選和慷慨購買心儀的書籍。偌大的圖書館里座無虛席,有的凝神思索,有的頷首微笑,大家都沉浸在查漏補缺、充電加壓的鏖戰中。

年味是什么?年味是家的味道,是父母召喚打拼在外的兒女回家團圓的理由,是幸福生活的載體,是孕育希望的溫床,是奮起直追的佳期,更是再創佳績的里程碑。年味還是對過去一年的總結,對新一年的規劃。年味已蕩漾在春運那匆忙奔波的洪流中,已凝結在父母慈祥滿意的眼神里,已彌漫在裊裊升騰的炊煙中,已鐫刻在那一個個喜悅的表情上。

年味讓人生更加出彩。(于玲玲)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