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麻将飘和|辽宁麻将下载官网

您當前的位置 :社會民生>正文

高溫下的堅守讓城市更美麗

2019-07-30 09:15|來源: 濟源網-濟源晨報|責任編輯: 學慧

空調安裝員

環衛工人

電力職工

外賣小哥

農民

建筑工人

濟源網訊(濟源晨報記者 侯天一 王興輝王峰 文/圖)“大暑小暑,上蒸下煮。”中伏以來,濟源市氣象臺多次發布高溫橙色預警,最高氣溫40℃以上。與此同時,高溫下,有一批辛勤的勞動者,仍堅守在工作一線。為了交通秩序的暢通,交警烈日下指揮交通;為了城市的干凈整潔,環衛工人烈日下清掃垃圾;為了項目進度順利,建筑工人在烈日下辛苦勞作……每一個人都在為了城市的更加美好默默堅守著。

高溫下的堅守源于奉獻精神。奉獻,既是中華民族世世代代自強不息的精神財富,也是城市發展的力量源泉。每個人都是城市的一分子,城市的發展與每個人息息相關。

高溫下的堅守源于敬業精神。敬業是對人們工作態度的一種普遍要求。不管是交警、環衛工人還是建筑工人,他們怕烈日嗎?他們也怕,他們不想休息嗎?他們也想,但責任,驅使他們“戰高溫,斗酷暑”,用辛勤的汗水譜寫一曲敬業之歌。

高溫天氣不僅“烤”驗人的意志,更“烤”驗對職業的堅守。那些高溫下的勞動者,他們沒有豪言壯語,只有默默無聞的堅守,他們很平凡,卻猶如涓涓泉水,在這炎炎夏日流淌滋潤無數人的心田。

陽光下,他們默默奉獻,唯有額頭上的汗水、濕透的衣服,在無聲訴說著自己的付出。陽光很烈,他們很美。炎熱的高溫,抵擋不住勞動者的熱情;酷暑的天氣,阻礙不了奮斗者的腳步。烈日下,遍布城市每個角落的勞動者定格出這個夏天一幅幅感人的畫面。

騎警 用汗水換來安全安定

“天氣較熱,如果有不舒服的及時報告。出發!”7月29日早上8點,在市公安局特警支隊院內,民警韓來軍和同事穿好騎行裝備,戴好頭盔、手套,騎上警用摩托車,開始一天的室外巡邏工作。

“為了確保騎行安全,我們外出巡邏必須穿上全套騎行服。”韓來軍告訴濟源晨報記者,全套騎行服包含頭盔、長袖反光服、褲子、靴子以及手套,全套下來就有十幾斤,再加上對講機和攝像頭,以及20多斤的單警裝備,全身上下負擔可不小。

“警用摩托車具有靈巧、輕便的特點,能夠幫助騎警快速到達擁堵路段開展分流疏導,及時處理交通事故,在應急處突、交通警衛、日常執勤執法中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韓來軍拍拍自己的坐騎,告訴濟源晨報記者,為了能更靈活地駕馭這種摩托車,民警在正式上路執勤前,都要經過一個多月的集中培訓。

“我和同事負責沁園轄區,平均每天騎行150公里。”韓來軍介紹,一天下來,在路上的時間占了大半,這也意味著,他們每天要被烈日“炙烤”8個小時,警服被汗水澆透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中午,韓來軍將車停在沁園路,摘下頭盔的那一刻,他的頭發已經被汗水浸濕打了綹兒,直挺挺地立了起來。

“習慣了,就不覺得熱了!因為我是一名人民警察,維護城市安全是我的職責,如果怕熱怕苦怕累,就愧對頭頂上的警徽,有損警察形象。”說起烈日下執勤,韓來軍為自己的付出感到自豪。

空調安裝員 早出晚歸給市民送清涼

37歲的連保貝是一名空調安裝員,做這行已經7年多了。“都說‘空調三分質量七分安裝’,裝空調是技術活,同樣也是體力活。”連保貝說。

濟源連日“燒烤模式”,可老連壓根顧不上到底是橙色預警還是紅色預警,他告訴濟源晨報記者:“氣溫多少℃對我們沒什么意義,因為工作環境的溫度早就超過50℃。不論是線上還是線下銷售,最終要靠安裝工為用戶安裝到位。”

老連說,為應對安裝高峰,他每天早上6點起床,盡可能早點開始安裝工作,不過一忙還是會忙到晚上七八點。濟源晨報記者采訪老連時,他正在為某小區一住戶安裝空調。年逾七旬的徐老先生說:“家里用了12年的空調突然壞了,這么熱的天等不起啊,趕快買了一臺新的,就盼著安裝工早點上門。”

高溫高空作業,即便是老連這樣的熟練工也要格外小心。在攀窗出戶前,他和搭檔仔細檢查幾遍綁繩、系扣,不敢有絲毫放松。“這個天最怕的不是熱,是出汗。出汗手上容易打滑,一定要特別小心。”老連說。

下午4點的陽光依舊毒辣,老連雙腳踩在窗檐上,一手抓住窗戶保持重心穩定,另一只手則要撐起空調外機,推動其往上移動,老連和同事臉上的汗水都在止不住往下滴。因窗臺面積較小,外機安裝需要3人默契配合,稍有不慎就會出現意外。在3人的配合下,1小時后,空調外機被固定。接上管道,檢查無誤后,安裝工作順利完成。此時,老連身上的黃色工作服全部濕透。

建筑工人 用心筑起城市高度

在籃球城地下停車場建筑工地上,縱橫排布著密密麻麻的鋼筋。炎炎烈日下,建筑工人代進工和工友們一起,蹲在地上把成百上千個鋼筋交匯點,逐一捆扎。安全帽下,他的汗水不斷從額頭滲出,順著臉頰流下。代進工和工友已工作4個小時,身上的衣服濕了又干,干了又濕。

“鋼筋是建筑物的骨架,鋼筋沒扎好,一定會影響工程質量。這活兒容不得半點馬虎。”代進工說,捆扎鋼筋要細致認真,刺眼的陽光曬得人頭昏腦漲,工作一天下來,腰酸背痛。夏季午后溫度最高時,鋼筋的表面溫度可達40℃,隔著手套也能感受到鋼筋炙熱的溫度。

“這么熱的天,一下午要喝好幾壺水。”代進工邊說邊打開水壺蓋,一口氣喝了小半壺。“喝水雖多,但不怎么上廁所,水分都通過毛孔排掉了。”代進工笑著說。

今年是代進工從事建筑行業的第8個年頭,每年夏天,他都在工地上接受高溫“烤”驗。頭頂沒有樹蔭,腳下是滾燙鋼筋,代進工和工友每天在高溫炙烤下工作8個小時以上,辛勞印刻在他們被曬得黝黑的臉上和手臂上。

“這是我的本職工作。大家齊心協力,互相鼓勵,只要施工順利,辛苦點、累點不算什么。”代進工被汗水浸濕的臉龐上露出樸實的笑容。

護林員 用汗水保護林區的一草一木

俗話說,大樹底下好乘涼。可要在滿是樹木的山林中行走,那是啥滋味?

7月29日上午10點,濟源晨報記者來到了被樹木環抱著的南山林場,碰見了正在林場內巡邏的護林員時集體。“天越熱我們巡邏的次數越多。”時集體抬起袖子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對濟源晨報記者說。對他們而言,持續不斷的高溫給護林防火帶來了不小的考驗,可不管天氣有多熱,護林員依然堅守在一線,保護著我市的森林資源。

與想象中不同的是,林區的溫度沒有那么涼爽,而是非常悶熱。走在時集體日常護林巡邏的小道上,沒一會兒,濟源晨報記者就已經汗流浹背。“林區水汽大,非常悶熱,你可得小心別中暑了。”時集體介紹,這樣的道路,他們每天要走上很多次,“巡邏一次,少說得走上10多公里的山路,單程就得花上1個多小時。”

雖然流汗不止,但時集體依舊穿著長袖長褲的迷彩服,他介紹,不管天氣有多熱,他們也得穿著一套厚厚的迷彩服,“林區低處的灌木叢比較多,如果穿短袖短褲的話,走不了幾步身上就全是傷口。”濟源晨報記者注意到,時集體的后背,已經有了不少白色結晶。“這都是汗水里的鹽,我們這衣服總是濕了又干,干了又濕,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時集體抬起胳膊,抹了把額頭上直往下滾的汗珠說。

時集體只是我市護林員群體中平凡的一員。在我市,還有很多像他一樣的護林員扎根山林,不管天氣多熱,都會巡護著林區內的一草一木,用自己的汗水為我市森林防火安全做貢獻。

電力職工 夏日的清涼由他們來“汗”衛

要說進入盛夏以來,啥家用電器最重要?

面對這個問題,相信不少市民脫口而出的就是兩個字:“空調”。當我們在家中享受空調、風扇等家用電器帶來的清涼時,有這么一群人,正在替我們接受著酷暑的“烤”驗。他們,就是國網濟源供電公司的職工。

馬文宣是該公司變電運檢室變電運維一班的班長。自參加工作至今,他已經在這個崗位干了足足30年。對他而言,每到夏季,就是一個新挑戰。“咱們這個工作跟別的工作可不一樣,一點兒差錯也不能有。”馬文宣所在的運維一班轄區內共有8個變電站,他們主要負責變電站設備巡視、運維、異常處理、倒閘操作等工作。入夏以來,馬文宣和同事加大了對8個變電站的巡查,目的就是為了全面掌握變電站的運行情況。

“咱們變電站屬于濟源電網的樞紐環節,一個變電站出問題,就會影響一整片區域用電。”馬文宣介紹,他們轄區內有2個220千伏變電站,每個變電站巡查一次需要3個小時。

夏季用電高峰期一天有兩個時段,一個是早上10點,一個是晚上8點到9點。對于馬文宣他們而言,不管是早上巡查還是晚上巡查,“濕身”是每天會遇到的情況。“咱們的工作越細致,設備出毛病的幾率就越小,發現設備出現過流、過熱,金具銹蝕,缺失銷釘、螺栓等問題,需要及時快速處理。”馬文宣說。

越是氣溫升高、供電量大的時候,就越是電力職工忙碌的時候。可以說,我們享受到的清涼是由他們“汗”衛的。

外賣小哥 烈日下的“馬拉松”

中午12點,不少市民在家中享受著空調帶來的涼爽。對衛瑞杰而言,他所享受到的卻是一陣又一陣熱風。衛瑞杰所從事的行業,被不少市民親切地稱為“外賣小哥”。他們每天不停穿梭在城市中,只為準時將外賣送到顧客手里。

“天氣越來越熱,外賣的訂單也隨之暴增。”衛瑞杰介紹,平日里,他每天能送40單左右外賣,進入夏季以來,這個數量翻了近一倍。“從上午10點開始,我的手機就會不停傳來外賣訂單派送的消息。”他告訴濟源晨報記者,每天上午10點至下午2點是外賣配送高峰期,整整4個小時會在忙碌中度過。

頭上戴著頭盔,胳膊上帶著防曬袖套,雖說裝備齊全,但依然擋不住火熱的太陽。“太陽曬久了,啥裝備都頂不住。”衛瑞杰說,就這樣頂著烈日,他每天能走一兩萬步,已經習慣了在太陽下穿梭,“每一行都不容易,我們這個工作就是有付出就有回報,送的餐越多,收入也就越高。”

同時,衛瑞杰希望市民能對他們這一行有更多的理解。

環衛工人 頂著高溫為城市“梳妝”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清掃,楊錦明負責的路段已經非常干凈。只見他來到路邊為數不多的樹蔭處,從環衛車上拿出裝著整整一升涼白開的大杯子。“就這么大的杯子,一天得喝上好幾杯。”他指著水杯對濟源晨報記者說。

下午2點左右,道路上的行人不多,雖然這時候天氣熱,但對楊錦明而言,正是忙碌的時候。只見他在自己負責的路段來回清掃,有時候還會彎下腰,將綠化帶中間的垃圾清理掉。“這時候行人少,就趕緊打掃。”楊錦明說。

彎腰、清掃、起身,看似簡單的動作,楊錦明每天要重復上百次,幾百米道路,每天來來回回要走上十多遍。“不停流汗已經習慣了,就是腳被地面‘烤’的生疼。”楊錦明介紹,氣溫越高,地面越熱,長時間走在上面,熱氣會通過鞋底傳到腳底。

在我市,像楊錦明這樣的環衛工人還有很多。他們頂著太陽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城市變得更整潔,他們希望大家能互相理解。

農民 汗水澆灌收獲希望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這首每個人耳熟能詳的古詩,道出了農民真正的辛苦。

7月29日中午,接連幾天的高溫,讓地表溫度逐步升高,一腳踏進玉米地里,燥熱的氣溫順著腳慢慢彌漫全身。此時,軹城鎮王禮莊村45歲的李建敏正站在玉米地里,熟練地掰下一根根玉米。他高興地說:“雖然今年夏天高溫干旱,但玉米棒子個個顆粒飽滿,真沒想到能收這么多!”李建敏家的玉米地畝產超過了1200斤,他一邊說手腳一邊忙活著。玉米地密不透風,灼人的陽光和熱風炙烤著李建敏的胸膛和脊背,豆大的汗珠不停從額頭往下淌,淌進了眼睛,流進了嘴里,滴滴答答掉到了田里。

“5月收麥子,現在收玉米。當個農民,高溫下在田里勞作都不是事兒。”李建敏告訴濟源晨報記者,“農民不好當,種出好莊稼,不知要花費多少勞力,曬點太陽受點熱,都不是啥事兒。”李建敏看著自家金燦燦的玉米感慨道。


推薦閱讀

投稿 搜索 回頂部
辽宁麻将飘和 不倒翁对冲的投注法 北京pk10看走势技巧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赛车北京pk10网址 幸运飞艇算号软件 pc蛋蛋平挂 重重时时彩稳赚 福彩3d绝杀6码走势图 博狗是不是私人平台 时时走势图老时时